<dfn id="mrucz"></dfn>
<tr id="mrucz"><option id="mrucz"></option></tr>
<tr id="mrucz"><sup id="mrucz"><acronym id="mrucz"></acronym></sup></tr>

      <big id="mrucz"><nobr id="mrucz"></nobr></big><th id="mrucz"><video id="mrucz"><acronym id="mrucz"></acronym></video></th>
        【中國能源報】增量配電網改革為何進展緩慢
        2018年10月16日

        隨著新一輪電改全面進入深水區,其改革的難度也越來越大,新電改最大亮點之一——增量配電網改革更是舉步維艱。

          為落實新一輪電改要求和鼓勵并引導社會資本投資增量配電業務,自2016年年底以來,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分多批次確定了多達320個增量配電網改革試點項目。但據記者了解,近兩年來試點進度緩慢,多數項目尚未啟動或僅處于前期準備的狀態。

          為此,近期國家發改委實地督導調研了14個省市增量配電網試點改革緩慢的原因,并于10月8日發出《關于對部分省增量配電改革試點進展情況進行約談的函》,將重點約談遼寧、浙江、江西、山東、河南、四川六省。據悉,這僅是第一批約談對象。

          增量配電網試點是電改的重要“突破口”。在國家積極推動之下,各地實際工作進度為何與預期相去甚遠?是什么阻礙因素在“卡脖子”?改革又將何去何從?

          超半數試點項目未啟動

          增量配電網指除電網企業存量資產外,其他企業投資、建設和運營的110千伏及220千伏存量配電網。增量配電網改革試點是新一輪電改的核心之一。

          據一位接近國家能源局的人士透露,截至今年上半年,在當時已經公布的292個試點項目中,有30個已建成配網工程,14個正在建設配網設施,87個正在進行前期準備,161個尚未啟動改革試點工作。 針對目前增量配電網改革步伐緩慢的現狀,近期,國家發改委派出工作組赴14個省區督導改革試點情況。國家發改委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表示:“矛盾主要集中在供電區域劃分、存量資產處置、配網工程接入、電網公司控股、配電價格核定、電力交易市場運行等方面。”

          陜西省安康市高新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對于安康高新區增量配電網改革,首先要面對的是陜西省安康市發改委的“低效”。增量配電網試點項目業主陜西安康高新能源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去年11月就已編制完成了增量配電項目可行性論證報告,并及時向市發改委報送請求核準,但至今杳無音訊;今年4月,該公司又與安康市發改委協調配網規劃評審事宜,經多次溝通協調,才于7月份組織評審。

          而安康市的窘境,與其面對的壓力不無關系。據介紹,陜西安康高新區早在2016年申報全國第一批增量配電改革試點時,國網安康供電公司以用電保障為由施壓安康市發改委,致使申報文件未報出。“在2017年全國第二批改革試點申報過程中,國網安康供電公司繼續給安康市發改委施壓,不許報我區為試點單位,后在安康市長親自簽批和多方協調下,才上報陜西省發改委。最終,省發改委在充分考慮陜南三市改革發展實際,以創新秦巴深度貧困山區脫貧攻堅的戰略高度,支持我區先行先試點,才促使我區進入了全國第二批試點名單。”上述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據了解,安康并非孤例。云南省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萬般無奈地表示:“增量配電網試點推進艱難,主要是因為根本沒有跟電網企業協調的余地。電網企業與增量配電網業主存在利益博弈關系,所以增量配電業務操作矛盾重重,阻力巨大。以前我們還可以在中間周旋、協調,但現在與南網已越來越難溝通了。”

          已建成的項目均由電網控股或參股

          在調查采訪中,地方政府管理者、試點業主均無奈地向記者表示,增量配電網改革試點最大的阻力來自電網企業。知情人士向記者表示,電網企業不希望有人與其“搶地盤”“分蛋糕”,所以目前已建成的30個增量配電網試點工程均由電網企業控股或參股,320個增量配電網試點中,沒有電網參與的項目少有取得實質進展的,甚至會遇到各種“意外”。

          陜西省一試點項目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國網安康供電公司曾以未給他們發出書面招標文件為由,向安康市發改委和西北能源監管局施壓,要求撤銷已通過招標確定的項目業主資格。國網安康供電公司明確表態,在未落實其控股項目的條件下,不與當地政府商談供電營業區域劃分、存量資產處置、配網工程接入、電力資源調度等事項。”

          上述項目負責人向記者提供的一份國網安康供電公司給安康市發改委的文件表示:“如何劃分供電范圍,是高新區增量配電網試點項目無法回避的問題,但是,高新區管委會從未就此問題主動與存量資產所有者——國網安康供電公司進行有效溝通。”

          有業內人士認為,安康高新區增量配電網改革試點進退兩難的原因,一方面是國家改革配套政策不到位,地方政府主導指向不明確,本應由地方政府主導的規劃管理、項目核準、區域劃分、電價核定、市場交易等事項,仍由電網企業把控;另一方面,電網企業趁改革之際,在試點范圍內加快搶占地盤、建設配網、發展用戶。例如,國網安康供電公司擬在安康高新區規劃范圍投資建設的110KV高新2變和新型材料產業園的110KV濱江變,均不符合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試點范圍只能由一家擁有特許經營權的配網公司開展增量配電業務”的政策規定。而此前安康高新區規劃范圍內已經有特許經營權配網公司——陜西安康高新能源產業發展有限公司。

          另據一位參與河南增量配電網試點區域劃分工作的電力專家向記者透露,電網公司以電力安全為由要求控股河南增量配電網試點項目:“我們去調研時,河南電網除了要求控股,還要求試點項目建成后由其經營管理。同時,對于其他試點項目也設置諸多障礙。例如,當地電網企業以沒有電力業務許可證為由拒絕向項目業主提供變電站基建施工電源,逼得河南一試點項目的變電站施工用電只得使用柴油機發電。”

          據介紹,南網同樣以各種理由拖延增量配電網試點。云南省一知情人士向記者抱怨:“以前政府、電廠與電網公司還可以共同做些事,如今,南網明確對麗江市增量配電改革試點設置了控股或參股的前置條件,沒有任何回旋余地。”

          記者獲悉,第一批國家增量配電網試點云南能投集團楚雄祿豐工業園區項目,由于南網不能控股、參股,工程施工雖早已完成,但至今未能通電,處于閑置狀態。

          對于政府與試點業主提到的溝通難問題,云南電網麗江供電局局長和學志短信回復記者:“增量配電網配售電公司相關工作一直在有序推進;云南省公司已設立增量配電網試點專門的分管部門,分管領導在安排相關工作;省公司有嚴格的審批制度,不能直接接受采訪。”

          “政府部門對電網管理缺乏法規”

          受訪人士普遍認為,政策缺失同樣是增量配電試點推進緩慢的核心原因之一。據介紹,雖然近兩年國家密集出臺政策,但是實操方面的政策尚未落地。如《區域電網輸電價格定價辦法(試行)》《增量配電業務配電區域劃分實施辦法》也是今年初才發布,而《進一步推動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工作指導意見》中的26條實操雖已征求完意見,卻不見下發;國家能源局正在修改的《公平接入電網管理條例》等一些增量配電相關政策,同樣遲遲不見下文。

          另外,采訪中,記者拿到的多份電網公司發給地方政府的公函均有這樣的內容:“為避免重復建設和交叉供電,建議試點范圍不要包含電網公司存量電網區域。”

          一位地方能源局官員認為:“增量配電試點艱難推進,反映出電網企業對政府有權調整或確定供電范圍劃分的權利不認同,這背后的體制原因是政府對電網管理缺乏法規。由于所有權和經營權沒有實現清晰界定,沒有建立起完備的電網特許經營制度,尤其是沒有明確特許經營內涵里重要的退出機制,不僅有效的監管無從談起,甚至電網資產的所有者也失去了控制權,經營者成為了事實上的資產所有者。”

          該地方能源局官員表示,增量配電網試點改革的實踐過程,也是監管者與被監管者博弈和行業監管格局重構的過程。“目前,各方聚焦增量配電業務技術層面的問題,諸如供電區域劃分、價格核定、存量資產處理等。但技術問題掩蓋了背后的行業管理問題,如監管體系建設等。如果不能在根源問題上做出方向性選擇,增量配電業務改革技術層面問題處理得再好,也是緣木求魚。”

        ope娱乐
        三峽新能源官方微信